有少天的喻文州

无授权禁止转载 主喻黄 叶蓝,慎fo。
绑定画手是有喻队的黄少天 爱他♡
佛系玩家,动笔看心情。

        今天せんせい上课极其催眠,睡掉了今天中午才构思好的周江生贺(—__—)
     现在我的心情如图,补不补的回来随缘吧

【叶蓝】对不起,我迟到了


餐前须知:
  *OOC预警(严重) 满是私设,不合理常在
  *本来写好的,后来手机自动关机没保存上
  *画重点:别被前面误会了,最后HE!HE!HE!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就是双十一到了想报社

       去年的这个时间,我在做什么呢?独自走在街上的许博远看着周围一对对的情侣想。

       今年的H市也一如既往的冷,但是和往年不同的是,身边没了温暖自己的人。

       不知不觉走到一家咖啡店,许博远不由搓了搓手,转身进店点了杯热可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与近乎满店的情侣们格格不入。

       奶茶的热气氤氲眼前,湿了眼眶,白色的雾气浮现的竟是去年今日。

       去年五月二十九日,叶修生日的时候,他趁着酒醉和他告了白,他记得叶修诧异的表情,记得他顿了一下,点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同意了。

       因为是自己告的白,于是蓝河在接下来的各种假期里多次飞到H市,与叶修“约会”——和叶修在兴欣打荣耀。对叶修来说,其实和往常一样,只不过打荣耀的地方从训练室换成了网游部的办公室,身边也多了一个人而已。但是许博远在这段时间里没有感受到叶修的感情,渐渐的,他有些心灰意冷了。任谁在约会的时候无数次被游戏或战队事物打断都不会开心的,更何况对方从未正面回应过自己的感情,而且不管怎么看,对方的真爱都是荣耀女神。

       蓝蓝委屈,但蓝蓝忍住不说。他自认为没有权利,也不忍心打断对方。

       他不想表现出他的哪怕一点软弱。他蓝桥春雪可是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第十区的会长,在第十区的时候都没有认输过,现在又怎么可能会退缩。

       所以他逃了,和公司请了假之后就去苏黎世——他表哥那里躲了一年。这一年里他开着一起练的小号在第八区游荡,还偷偷去看了荣耀世邀赛。在看见中国队赢的那一瞬间,看见叶修因为双手僵硬几乎拿不住奖杯的那一瞬间,他和周围的人一样,泪流满面......

       他本想在外面平静一阵,等对叶修的感情淡了再回去。但是看着赛后采访里叶修的样子,他就知道他放不下,所以他脑子一热,买了机票偷偷回来想再看他一眼。

       坐车到兴欣的时候,他看着兴欣门口和方锐聊天的叶修,再次退缩。

       “师傅,麻烦去附近的酒店。”他听见自己这样说。

        看见酒店门口的优惠政策,才猛然发现,今天是双十一。放了行李,在床上滚来滚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他。

       眼前一片清明,原来是可可凉了。

       许博远,你还在期待什么呢?他扯了扯嘴角,露出嘲讽一笑。刚想起身离开,就发现身前站着一个人,抬头想让人让开一下,可是话语埂在喉咙里。

        “哟!”眼前人背对着光看不清表情,声音也听不出情绪。

       “啊......叶,叶神,好巧啊。”许博远有点尴尬。

       “巧?快一年了蓝桥大大,人不出现,也不上荣耀,要不是老板娘开了监控看见你是自己离开的 我都要报警了!”叶修深吸了口气,压抑着怒气说道。

       “我,我只是......!!”蓝河想要他想要辩解一下,但是这人的动作把他吓了一跳。

       叶修一把把人拉进怀里,埋头贪婪的将许博远的气息吸入肺中,话语中竟带着丝丝颤抖。

       “别吓我啊,小远.......”

       “我,我只是,我以为你不喜欢我,只是不知道怎么拒绝,我,我想,要是我先走了,就听不见你说分手了,我......”

       “怪我,怪我迟到了,怪我没查好攻略,要不是沐橙和老板娘,我都没发现。让你不安了,对不起。”

       两个初次恋爱的男人险些分离的心重新聚到了一起。

       半个小时后,各个战队的训练室里都传出了“我靠!”的声讨。而此时在兴欣战队的某台电脑前顶着各位队友鄙视眼神的叶某搂着怀里脸红的许某得意洋洋的给自己双胞胎·单身·弟弟打电话炫耀。

距开学还有12天,突然想起还有长篇没有补,肿么办?|ºΔº )フ

【喻黄】甜蜜的惩罚

餐前须知:

  *OOC预警(严重)

  *小学生文笔,逻辑炸裂,剧情狗血,私设多如山

  *漫画家喻X编辑黄设定,喻攻!!!不要被前面误导!只不过是少天主场而已!

  *少天生日快乐~*^_^*

       喻文州先生,荣耀网知名漫画家,他的漫画笔触细腻,战斗场面华丽,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常常超出读者的意料。在他庞大的粉丝团眼里,他温润优雅,举止得体,除了漫画更新的慢了些其他的几乎没有缺点。而现在,我们的喻先生正面色绯红的躺在床上,双手被一条领带系在床头,毫无粉丝们所见的优雅模样。

       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那声音越来越近,那“嗒嗒”的声音仿佛打在了他的心上,喻先生突然的紧张了起来。终于,门开了,是他的编辑兼恋人,黄少天,喻文州看着来人,不禁宠溺的一笑。

       “少天,我不跑,放开我吧!”

       “不行,说好了今天我过生日你随我处置的!难道你又想反悔?不行!”黄少天有点生气,明明之前就约定好的,没想到这人今天要反悔。

       要说这事,还得从两周前说起。

       两周前,在黄先生猛敲喻先生房门小碎话催更的时候,喻先生无奈之际说了让他在之后甜蜜又后悔的话——

       “那少天,一周以后我要是没交上稿子,你生日那天我就随你处置。”

      这真是让人喜闻乐见的flag啊~

       正文

    在母上旁边开车真刺激~没时间捉虫了大家凑合看吧_(: 」∠)_

【叶蓝】蓝啊,你还嫩着呢

食用须知:
*叶神生日快乐!
*OOC预警
*私设两人领养了个娃,目前娃六岁
*头一次写r,凑合看吧

      叶修和蓝河在一起五年多了。就在去年,蓝河和叶修商量着领养了个孩子(叶明琰,叶家老爷子起的名字)之后不久,叶同志就后悔了——小蓝天天带孩子,都没有时间和他二人世界了!突然被禁欲的男人伤不起啊。

       终于捱到了叶修生日这一天。叶修早早起来就收到了来自各地的生日祝福。然而,我们的叶先生并没有多开心,因为他预想中的丢开儿子和小蓝酱酱酿酿没有了——小蓝同志居然更早的时候就带着孩子先走了!!!好气哦~

       镜头转向蓝先生这里,叶秋家。

       “小琰,少放些糖,你爸爸不爱吃糖。”蓝河看着在称糖粉的叶明琰,带着笑意的说。

       “可是爹地,我爱吃啊。”叶明琰扬起小脸,撒娇的说道。

       “小琰,今天可是爸爸的生日,前几天爸爸又一直抢不到boss伤心了那么久,我们是不是要合爸爸的口味,让他多吃一些,开心些呢?”蓝先生表示要循循善诱。

       “恩恩,那我们多做一些吧!”琰小盆友点点头,一脸认真,握着小拳头,身后仿佛燃起了熊熊火焰。

       蓝河看着这样的叶明琰,转过身继续打发奶油,脸上却带着腹黑的笑容。

       远处打boss泄愤的叶先生突然感觉背后一凉。他想,是不是空调开得有点低?然后没有在意的继续向可怜的boss先生开火。

       忙碌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蛋糕做好了,最后小心翼翼的在上面画上荣耀的图案,点缀上巧克力做的冠军奖杯,蛋糕,完工。

       “爹地,替我祝爸爸生日快乐。我先去找杰希叔叔了,恩...一周之后回家。”带着兴奋和期待,叶小琰同学一路小跑奔向叶秋的车。这孩子,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叶秋和王杰希。

       带着蛋糕偷偷摸回家,叶修还在打游戏。趁着他戴着耳机听不到外面声音的时候,跑到厨房,放下蛋糕,掏出叶弟弟友情提供的红酒为接下来做准备。

       虐完boss的叶先生本想转战副本,却被振动的手机吸引了注意。

       “FROM:叶明琰
          爸爸 看在你这么可怜一直没抢到boss的份上,就把爹地暂时借你了,不用谢我,还有,生日快乐!”

       “?难不成......”叶修想到。

       摘下耳机,悄悄走到门口,小心的把门推开一条缝,果然听到了有声音从厨房里传来。乖儿子,干得漂亮!然后就轻轻把门关上,坐回去继续打游戏,权当不知道这件事。

       到了十二点半,早就收拾好的蓝河发现叶修丝毫没有要出来吃饭的意思,以为他又是打游戏忘了时间,于是有些生气的他敲了敲房门,当然,没有回应,正在“打游戏”的叶修怎么可能听得见敲门声呢?

       无奈的推开门,准备去扒耳机的蓝先生没有想到,等待他的竟然是......

       “叶修你,唔……”被按在墙上的蓝先生刚要骂出口骂,就被堵住了双唇,趁其不备,对方湿滑的舌头便溜了进来,邀之共舞,同时也汲取着蓝河口中所剩无几的氧气。

        少顷,叶先生口下留情,一脸满意的放过了怀里大口呼吸新鲜空气的蓝先生。

       “叶修你妹!大中午的发什么情!出来吃饭了!”感受到叶先生某处的变化,蓝先生不禁老脸一红,吼道。

       走到餐厅的叶先生看到一桌的菜和大大的蛋糕,又想到难得的二人世界,很是开心,迅速坐下拿起碗筷。这时刚被壁咚并且早就做了准备的蓝▪腹黑▪河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老叶你多吃点,还有,这个蛋糕是上午我和小琰一起做的,你一定要吃,完,哦~”得意的蓝先生自然没有注意叶先生眼底闪过的精光。

        叶修淡定的吃饭,笑话,不多吃点等下没力气了可不丢人了!而蓝河看着叶修吃了那么多,再想想蛋糕的大小,还是默默准备了胃药和健胃消食片。蓝河啊,还是容易心软,果然敌不过老狐狸哟。

       以下走链接| ू•ૅω•́)ᵎᵎᵎ

r果然不适合我,以后不写了

最后致歉,长篇《【叶蓝】小蓝,来和哥做个交易呗》 大纲找不到了,按我现在的思路来的话就要大改,所以等七月底蠢作者考完试了再继续连载,真的抱歉啦<(_ _)>

那时忆

热闹拥挤的会场
你素衣白裳
记录我懵懂面庞
斜斜照来的阳光
为你镀上
迷人的暖黄
那是我们,初见的模样

再见时春花烂漫
你温柔如前
我却随时光改变
探出指尖
渴望触碰
却又在下一刻放弃
最后无奈就此别过

熟悉的咖啡馆
因为有你
多了些不同的味道
是末见,才知道
身后对方的手掌
曾经触手可及

而我们
却再没了那时的心
只是微微一笑
许下了友人的诺言
转身离去
沉默间拭去
眼角那冰冷
又温暖的泪珠

【喻黄】晚回家的后果
*指绘,自摸·(丑不拉几系列)
*暗搓搓做一批表情包

(用了四个软件了,字依旧糊了我也很绝望,凑合看吧)

【叶蓝】来自世界频道的告白

食用须知:
***开头表白所有喜欢蓝河喜欢叶蓝愿意为他/他们产粮的各位太太,爱你们♥♥♥(ʃƪ ˘ ³˘)啾❣。・゚♡
*没文笔  就是想吃粮
*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设定,神奇展开,考据党求放过
*ooc预警。
*对游戏不是特别了解所以战斗场景写的很尬要不还是跳过吧
*开头私设世邀赛邀请函刚到手那会儿

       夜幕降临,H市渐渐归于沉寂。郊外的空地上,一架直升机悄然降落。一个操着软糯南方口音的少年缓步走下飞机,后面跟着几个保镖。

       他拿着手机,脸上满是无奈的笑。

       “妈,你放心啦,我有带保镖,不会出事的。哥你劝劝妈妈。”

       “阿远,注意安全,我们都不想在经历一次了。”

       “……哥,我会注意的,明天就回去了。”

       许博远放下电话,坐上了早已安排好的车,不禁陷入了回忆。

       他六岁那年随父母兄长到H市旅行,不慎走失,被好心人送到了福利院,认识了同在那里的苏笙,一起生活了四年,也是苏笙带他学会了打游戏。后来,他被家人找回。他本想带着他离开,但是苏笙拒绝了,他向往随心的生活,于是,分别。之后本想来这边看他,可惜没想到后来接到的竟是他的死讯。

       后来,他每年都会来H市看他,和他讲一些他最近听到的有趣的消息,讲一些自己的事,尤其是近两年,无数次提到了某人……

       胡思乱想之际,此行的目的地到了。许博远从车上抱起还带着些水汽的花,走到那个熟悉的地方。

       “笙哥,我又来看你了。这个时间来,真是不好意思。”

       “明年我可能就来不了了,不过你放心,我过的挺好的。能打荣耀真是太好了,但是我准备辞职了。哥哥希望我去公司帮忙。我已经和公司商量好了,蓝河还是我的,蓝桥留给蓝溪阁。”

       “我做这个决定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任性了这么多年,总不能再让我的专业蒙尘了,不然教授们会来打我的。”

       “……好吧,瞒不住你,我好像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但是他和他身边的人都太耀眼了,他们离我太远,我们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总而言之,离开是我最好的选择。”

       “少爷,时间到了。”听到保镖的话,许先生只好把还未出口的话重新咽回肚子里。

       回头再看一眼苏笙依旧微笑的照片,“走吧。”

       一阵风吹过,带走了不知是谁的叹息。

       荣耀大陆,叶修如往常一样操纵君莫笑冲进boss的混战圈,结果并没有在熟悉的位置发现他想找的ID,在那里的,是绕岸垂杨。

       叶修脑子里不由被问号充满。什么情况?蓝河今天生病了???

       好看的手操作鼠标点开与绕岸的聊天。
       “你们会长呢?今天怎么是你带队?”

        “会长?会长是我啊,哦,你问蓝桥春雪吧,他辞职了你不知道啊....”

        我还真,不知道啊。叶修想。怎么突然就辞职了呢?

         他关掉了电脑。那天,据叶秋透露,叶修难得没在打荣耀。

       但是也就那一天了。现实不允许他这样做。被派去做国家队领队的他必须研究战术,研究对方的打法特点,和国家队一起-创作荣耀。

       时间无情,飞快流逝着。转眼便到了世邀赛的决赛,中国队对战m国队的日子。

       晚上八点(苏黎世下午两点),在公司结束了加班的运维部的各位 就看到他们往常一下班没其他事就立马走的小许总抱着电脑,神情紧张的盯着屏幕。因为许博远平时为人亲和,所以同事们和他的关系都很好 于是一批人凑到电脑前,准备看看是什么让他们温柔的小许总这么紧张。

       “天哪——”只听一声低吼,“荣耀世界邀请赛!还是决赛的直播!”

       于是运维部的各位荣耀玩家打开开会用的投影仪,连到许博远这边,面带激动的围成一圈,坐好。

       战斗愈加激烈,满屏幕的攻击特效几乎晃花观众的双眼,他们只能屏息听着解说员的话语,来判断场中形势。

       最后一击发出,全场沉默,解说员不说话,他们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然而几秒钟后,一句话,震耳欲聋,确引得满场沸腾——“中国队!赢了!万岁!”

       比赛结束,紧接着的肯定是赛后采访。而这次的采访,与以往有些不同。

       回答完大部分记者的问题之后,身穿1号队服的领队叶先生走出来,“能不能让我说几句话。”他拿着未点燃的烟的左手莫名有些颤抖。

       “小蓝啊,好久不见,不知道你有没有在看,我们赢了!”

       “我不知道你怎么突然就辞职了,正打我一个措手不及,把我的告白生生噎了回去。”

       “最开始看你那么多条好友申请,我觉得‘哦,这个人蛮有意思的’,所以不禁每次遇见都调戏一番,渐渐的,我开始沉迷这种感觉,也看见了不一样的你。”

       “在蓝溪阁,你是他们温柔可靠的蓝团,在其他公会面前,你是那个睿智谨慎冷静还有点小傲气的‘老蓝’,在我这里,你是细心认真负责还有点腹黑、易炸毛的绝,咳,小蓝……”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我喜欢你。我知道我还不够了解你,那么,你愿意来我面前,让我了解你、和我交往吗?兴欣的各位很愿意告诉你我的地址,我等你。”

       运维部的各位看着满脸谜之液体,匆忙站起来跑走的小许总,陷入了沉思。

       “我记得,我之前看见,小许总的账号卡是叫蓝河,的吧.......”

        “前·第十区蓝溪阁会长,ID也是蓝河的,是吧.......”

       “天哪!——”

        “我们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不会被秘密解决吧....”

       几天后,叶修的家迎来了一位贵客,叶修的身边也每天都围绕着粉红气息。叶秋表示,真的是哔——了。

       多年之后 两人窝在沙发上回顾这段时光,蓝河不禁问,“叶修,当时你哪来的勇气当着全世界的面这么说的啊?”

       叶修蹭了蹭鼻尖,“没办法啊没了你的联系方式,只能通过这个途经让你看见了。我知道,那场比赛,你会看的,就算不是直播。而且当时被冠军冲昏了头也想拼一把,万一成功了呢。”

       温热的阳光穿过落地窗斜斜的照在两人身上,温暖了两颗心,镌刻了满地温馨。

【方王】离家出走的后遗症


*短小君奉上
*有私设!有私设!有私设!
*老王 @联盟算命的 家暴了解一下
*ooc致歉

       在方士谦不知第多少次被家暴之后,又一次在某个早晨离家出走了。

       “你知道他有多小气吗?我就是拿他的灭绝星辰扫了个地,至于么!上次,上次也是,我就差点把银星(王杰希养的猫)弄丢,他就和我冷战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诶!到底是我重要还是猫重要啊!”

       方士谦说的义愤填膺,声音越来越大。刘小别心想,方神你可小点声吧,我这隔音不太好,小心别被队长听见了,还有明明冷战过后你干了个爽,你现在义愤填膺给谁看呢。

       没错,我们的治疗之神方四千大大离家出走的目的地就是隔壁刘小别和卢瀚文的爱巢!(给他鼓掌👏👏)

       顺便给大家解释一下,所谓家暴,其实就是两个人开着大号在竞技场pk(王不留行单方面虐杀),或者是分房冷战(方先生被赶去客厅或者书房,王先生悠哉的抱着银星睡觉),要不然,就两人不过2cm的身高差,方先生也不可能被虐的这么惨。

       放弃继续拍摄方士谦飘粉红气泡的抱怨还有刘小别表面微笑其实在桌子下面开着企鹅给卢同学发消息的小动作,我们把镜头转到隔壁。

       刚睡醒的王杰希温柔的把怀里的银星放到床上,轻轻盖上被子,这才起身洗漱。准备好小猫的早餐之后才发现,方士谦好像不见了。王杰希无奈的笑笑。

       简单用过早饭之后,王先生丝毫没有过问方先生的去向而是淡定的驱车前往机场——接郑轩。联盟都知他和喻文州两人关系不错,但鲜少有人知道郑轩和他也是朋友,准确的说,他们是发小,关系好的不行,直到郑先生考到G市两人都忙起来之后才逐渐减少了联系,其实每场比赛遇见的时候也都有偷偷的打招呼。

       这次郑轩回来一方面是为了给徐景熙找点东西,另一方面,好不容易空出时间过来看看他。

       接到郑轩,也不问对方要不要回家住,王杰希霸道而果断的把人往自家带,还拽着郑某到超市新买了些食材,奴役人拎回去才作罢。

       “我去做饭了,你先去睡一会?”

       “行。”郑轩的确是有些疲惫了,“我说杰西,你就把我往家带,不怕方神吃醋?”

       “呵,管他呢!我说你什么时候怎么客气了,还叫什么方神,叫四千儿就行。”王杰希撇撇嘴。

       看着自家好友这一副傲娇的样子,一边摇头感叹“被方四千儿宠坏了”,一边嘀咕“压力山大”,一边自然的推开王杰希的房门,抱起银星倒头就睡。

       隔壁的方士谦听见自家厨房的动静,闻着传来的阵阵香气,“宫保鸡丁、鱼香肉丝、糖醋鱼……杰西我错怪你了。”还摇摇头 (bu)开(yao)心(lian)地说,“就我们俩怎么还做这么多,吃不完怎么办?没事,看在你道歉态度诚恳,我马上回去帮你解决!”

       顶着刘小别鄙视的目光,方神走到了自家门前。于是悲催的发现,自己没带钥匙。

       于是在自家门口等待了漫长的20分钟之后,叫醒郑轩的王杰希终于听见了敲门声,打开门放进了一副弃兽样满脸可怜兮兮的方士谦。

       “……”王杰希表示有点不想说话,“不是离家出走了?怎么又回来了?”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微微眯起的万千星辰,突然有点害怕,“我没离家出走,这不是,刘小别,对!刘小别向我请教生活经验,他最近很苦恼啊,不知道和卢瀚文怎么相处......”

       “哦?”王杰希不由挑了挑眉,“向你请教?请教什么?洗衣做饭养猫带孩子做家务?我没记错的话,这些基本是我做的吧,还是说,小别终于准备向未成年伸出魔爪了?那我可得找他好好谈谈。”说完,作势就要出门。

       方士谦刚要出手制止他 就看见从他们(画重点)的房间里走出来一个十分面熟的男人。

       “哟!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大白天的,杰西你们要现场表演吗?”郑轩抱着银星靠着墙戏谑的说道。

       淡定的推开方士谦,“阿轩,别闹,洗手了没,准备吃饭了,菜在厨房,帮我端一下。”

        这下,方士谦急了,他感受到了深深的危机感。于是撒腿跑到厨房端菜,根本不给郑轩反应的机会。就连吃饭的时候也狠狠地瞪着郑轩,试图用眼神杀死他。

       “当”、“当”“当”,王杰希用筷子敲了敲碗,“好好吃饭。”虽然看方士谦吃醋挺有意思的,但是在好友面前这么幼稚 着实有些 丢人。

       郑轩本人表示不介意,但是.....“杰西,晚上我睡哪?”

       接收到郑轩信号的王杰希了然,腹黑一笑,“当然是和我睡,不然呢?你想睡沙发?”

       “怎么可能?杰西你做的这个鱼真好吃,你也多吃点。”迅速转移话题并亲昵的互相夹菜,郑轩表示他绝对没有在报复。

       一顿饭充满了血与泪,饭后四千同学习惯性的去刷碗,回来就看见....

       “郑轩你头放哪呢!徐景熙知道你这样吗?回去你看看他头上绿不绿!”

       “绿的不是你们微草吗?看你成天微草微草的,结果呢,绿了吧。”淡定的反击,结果就是——一个爆栗。“你注意一点,我也是微草的。”

       气的方士谦也不管现在才是下午,抱起王杰希就往屋里走,不能教训郑轩,他还搞不定王杰希吗?

       完全忘记了早上因为被家暴而离家出走到隔壁的是谁的方某人“砰”的一声关上门,把无辜脸的郑轩晾在客厅。

       郑轩无奈的摸摸鼻子,好像逗的有点过了,给王杰希留了张字条,拿着他的车钥匙还有家钥匙出了门,期待的去拿给徐景熙准备的生日礼物了。

       在床上经历了一场愉快的聊♂天之后,王先生累的连一根手指也不想动。而方先生在给王先生清理完又喂过水之后再次被无情赶出卧室,并被放言——“明天中午jjc见,50局!”

       哦 我们可怜的方先生,只能去书房和冰冷的床板相伴了,让我们为他默哀一秒钟。不过他这次可不敢再“离家出走”了,谁知道下次出走的话又会有谁来家里绿他……

【喻黄】祭(后续)


* @有喻队的黄少天 为了不被你们打死我觉得我还是写个后续比较好
*不过写完之后感觉好像和前文也没多大联系

       喻文州确定他已经死了。那天生命流逝的感觉还历历在目,但是……

       “少天,你别晃了,我有点晕。”

       “晕?文州,你没事吧,方四千你快来看看文州他怎么了是不是脑震荡了,天哪,文州你看看我 你还认不认识我?”黄少天放开了手,慌张的说道。

       “……”MDZZ←没错这就是方士谦的内心。

       “少天你没事?还有这是哪儿?”喻文州有点懵,难道之前发生的都是梦吗?

       及时捂住了黄少天的嘴的王杰希走到床边,“这里是魂界,是灵魂的居住地,人死后灵魂回到魂界,这些灵魂分为两类,一类有灵力,可以学习术法等技能,在魂界地位较高,而另一种,则是普通的灵魂。当然,地位的评判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实力为尊。实力越强地位就越高......”简单介绍了一些这里的情况,完成科普的王杰希功成身退,拉着方士谦回了他们爱的小巢 顺便也给这对小情侣留下了空间。

        “文州文州我和你讲啊,别听大眼儿讲的那么复杂,过几天我带你去评测灵力,没有也没关系的,我会保护你的,我可是现在非常有名的‘剑圣’哦,厉害吧厉害吧。”

       “那就谢谢少天了。”喻文州笑笑,“话说回来,大眼儿是谁?”

        “大眼儿啊,就是王杰希啊,下次你注意看,他左眼比右眼大一些。那什么,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他的眼睛里有万千星辰,只可惜左眼一万,右眼一千。’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起刚刚解说的那个男子,喻文州感觉有点好笑,但他的直觉告诉他,王杰希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经过了两天腻味的二人世界后,喻文州也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黄少天如约带他去评测灵力。

       “文州文州,你别紧张,没灵力也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我跟你讲我特别厉害的,我当时测灵力的时候灵力是86(满值一百),保护你完全没问题……”

         喻·一点都不紧张·文州淡定的看着紧张到满手是汗的黄·话唠·少天,安抚的揉了揉他的头,“少天,我一点都不紧张,没事的,我知道,我还有你。”

       不愧是喻先生,一出手,不禁止住了黄先生的话唠演讲还有气氛的紧张感,还成功的让黄先生红了脸。

       其实黄少天对喻文州真的没报多少希望,看看喻先生瘦弱(?)的身躯,他表示,他jio得不行(黄先生你怕是忘了每天晚上哭着说不要的是谁了……)。但是现实往往与所想相反……

       “少天,测试出来了,我灵力……”

       “文州你别难过,我们回家,我给你做好吃的......”

       “....92”

       “……我,靠!这不科学!”

       “怎么?我有灵力就这么让少天惊讶?嗯?”

       一连三个问号弄得黄少天顿感后背一凉,“没,没啊,怎么可能,我这不是,为你开心嘛,是吧,哈哈,哈哈哈。”

       “哦?那就好,对了,我已经报名了术士技能的学习,代号索克萨尔,少天的代号是什么?”

       “我的代号是夜雨声烦啦,好可惜啊,我选的职业是剑客,我说过了吧,现在的代号是“剑圣”我很厉害的,不过这样也好,以后说不定能被分配成搭档,以后我带你。”

       现实很快又piapiapia的打了黄少天的脸,一个月后,喻文州的单体作战水平几乎垫底,但是只要和他组队的人就有95%的几率获胜,少数失败的那几次也是因为队友拖了后腿。创造了如此辉煌记录的喻先生成功的和黄先生成了搭档。

       二人一个远攻 一个近战,一个战术大师 一个强力输出,很快便造就了“剑与诅咒”的传奇。

       就在世人纷纷对他们崇拜赞美之时,夫夫二人带着他们的养子,卢瀚文(某次任务中救下的),还有童养媳,刘小别(王杰希资助的福利院里挑的)一起找了个风景独好的城市隐居,开始了他们一(没)直(羞)追(没)求(臊)的幸(性)福生活。